来自四班的死鱼

禾禾鱼:

叁:

谁能凭爱意让富士山私有i靖:

一苇渡江:

徒留我在原地:


大家请多推荐转发

百鬼十方:

原曲:再出发
原作词曲:元朝
只是稍稍改了一些词,大部分没动,我只是觉得,既然它是国乒队员们的战歌,那么也不妨让它代表我们的宣言。

请求

镭射可乐:

真的是了(#`皿´)老福特求求你改回来,顺便吐槽我这两天阅读量巨惨还被疯狂屏蔽和举报,高考红烧肉放了三天都没事昨天晚上被屏蔽了…无发可说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爱情

                   爱情    (好茶组)
     王耀和亚瑟.柯克兰相爱了。
      很久之前,他们还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除了谈论学业也就只有扯几句今年的新闻和茶叶,再没有更进一步。
        一切止于21岁的那个夏天,亚瑟.柯克兰向王耀表白了。没有骚气的红玫瑰和齁死人的矫情的甜言蜜语,没有感天动地的海誓山盟和酸掉牙的声泪俱下的长篇情书,没有浪漫的摩天轮顶点之吻和心形蜡烛,乃至没有一个旁观者。
    在仲夏的一个清爽的下午,亚瑟.柯克兰在一棵梧桐树下向王耀表白,且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我喜欢你 。”
     那个时刻,金发少年的发像是被海浪冲刷过的沙砾,被阳光照得耀眼,祖母绿的眼眸深不见底,和此刻青翠欲滴的梧桐叶一样,王耀感觉自己仿佛要溺死在这绿色的波涛之中了。
      他记得听到少年话语时自己如雷的心跳,时间仿佛停止,此刻,浮现于他脑海的,只有笑容灿烂的清秀少年,背景是漫天的绿色,金色的阳光细碎地从叶间的缝隙落下,铺撒在少年身上;他记得那双有着森林颜色的眼睛靠近自己,狭长眼中夹着的笑意一览无余;他记得少年是用那种好听的京腔笑着唤自己的名,“耀。”;他记得少年得到回复时的欣喜若狂以及接下来的小心翼翼,“我……我可以吻你吗,耀?”;他记得接吻时双方如擂鼓的心跳,即使隔着两层衣服都可以清晰听到;他甚至还记得少年欢欣时不小心从眼角滑下的一滴泪。
     多年后,有女孩问王耀,为什么当时没有选择拒绝柯克兰---毕竟他那时前途无量,风华正茂,男人弯弯好看的丹凤眼,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和年少时分毫不差,盛着同样烂漫的星河灿烂。“我相信柯克兰看人的眼光,我也觉得我可以配得上柯克兰,”男人抿了一口蜜色的茶,“更何况,我也喜欢他,有什么比两个两情相悦的人最终幸福在一起更好的吗?哦,我知道了,你的意思,”男人的嘴角勾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眼中星光更盛,“因为我们两个都是男人,在外界看来我为了自己不伦不类的同性爱情而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是吧?哦,简直是一派胡言,”他笑起来,像个老气横秋的老头,理了理小女孩耳边碎发,他用唱歌一般的声调讲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小男孩,他10岁时,他的双亲于地震中不幸遇难,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分别被好心人收养,而他自己依旧辗转于各个孤儿院。在某一所孤儿院时,他遇到了和他处境差不多的英国男孩,他的父母死于海啸--当时他们正在度假,留下仅9岁的他和一个5岁的弟弟。后来弟弟被姨妈接走后,他被送进了孤儿院,如今是第3个年头。
     “你可以叫我阿瑟,很…很高兴认识你。”男孩的脸涨红地和苹果无疑。阿瑟有着沙金色的头发,森林般的眼睛,然而他清秀的脸上却长了一对滑稽的粗眉毛,这让他看起来像是马戏团里的戏耍小丑。彼时正心灰意冷的男孩很开心结交了这么个经历相仿,善解人意的朋友,“你可以叫我耀,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耀笑得一脸灿烂,如此天真烂漫的笑让此刻正在窗外盛放的玫瑰都黯然失色。阿瑟低下头,沙金色的头发轻轻拂着他早已红透的耳朵。
     “耀,等长大了,我绝对会让你幸福,不再受欺负的!”阿瑟在和耀一起看星星时说,语气坚定地不容置疑,那时,漫天的星河都装进了耀笑得弯弯的眼里。
     后来啊,两个人一直相伴着走到大学,阿瑟没有食言,他果真让耀很开心、很充实,两个人就这么一直携手同行,到他们举行盛大的婚礼,到耀的青丝成白发,阿瑟都履行着自己的诺言。
     “现在,你懂了吗?”王耀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盛放的玫瑰--那是英国的国花,那人的宝贝。“爱情可以不是乖巧伶俐的一堆孩子,不是海枯石烂的誓言,不是多么浪漫的告白和花束,不是朝夕相处的陪伴。它可以是每个早晨的一个早安吻,可以是闲暇时和他一起浇灌的花,可以是失落时用来依靠的臂膀,但是,”他停了停,眼中的柔情漫漫晕染,溢满了他整个墨色的水眸,“爱情必须是每时每刻,你都可以保证这个人就是你要选择共度余生那个人,你们可以不势均力敌,可以不趣味相投,但是你必须保证,你是百分百爱这个人,愿意和其白头偕老的。”
      “懂了吧。”王耀温润地笑,“那就去做该做的事吧。”女孩点点头,眉眼处竟有那么几分他的神韵,她跑出了温馨的小屋,跑出了阔大的庭院,跑在人潮汹涌的街市上,穿过一个又一个拥挤的角落。她知道,她会在前方等她,柔顺的头发在阳光下灿烂耀眼,眼镜下的祖母绿的璀璨夺目的水眸会在那一刻绽放美丽的光彩。
     是了,她爱她,她要告诉她,她是多么爱她,她要和她共度余生,即便老成了老婆婆也会一直爱她,会和她谈着陈年往事,讲着年少轻狂,会和她一起消磨时光,懒散地在阳光下晒太阳,最后再和她相拥而眠。
     她不在乎有多少人唾弃这样的爱情,不怕有多少只手指在背后,她只知道她爱她,她也爱她。
    最终跑到心心念念的她的面前时,女孩不顾一切地上前抱住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喊道:“罗莎.柯克兰,我爱你,和我在一起吧!”她看到对方的眼睛有着惊喜的色彩,以及稍稍的担心,她感到对方的手与自己的十指相扣,抬头,迎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眸,之后,她们在街上,拥吻。
      在朦胧间,她好像看到了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他们手牵手,从天真烂漫的孩童走到风华正茂的青年,从青年走到埋头苦干的壮年,从已然成熟的中年走到垂垂老矣的老年。
     他们笑着,眼中的柔情溢满了整个世界。
     所谓爱情,不过你心中有我,我眼中有你

后记
    我是在差不多晚上十点一刻左右打完的这篇文章,从七点多开始到现在,足足三个多小时。
    刚开始我是不想写什么爱情观啊,世界观这些复杂的东西的,毕竟我还只是一个初中生,对于情啊爱啊什么的无法理解透彻。
      但我还是写了(可能是因为犯懒不想改大纲,或者想试着尝试新的文题),写到耀在讲爱情的定义时我着实有些苦恼,后来我把自己对爱情的认知原原本本地写下来,也就是文中那些,当然我还小,说得可能都是些胡话,还请谅解。
     这篇文章不是我的第一篇好茶文,却是最用心的一篇,也询问了很多朋友的看法,在这里要谢谢一位学姐,她是同,有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女友,她在我写文给了我很多的观点,在此谢过!
     结尾我选择用罗莎和燕子来总结是因为在某些方面上,我感觉他们和她们是契合的,所以拿来。
     最后谢谢您耐心看完了本文以及有些神神叨叨的作者的絮叨,我们下篇文再见!
                                            死鱼
                             2018年2月23日